电车里的日日液液(H)-哈~不可以上课呢

电车里的日日液液(H)-哈~不可以上课呢插图1

?

昔为烈士雄,今为娇子容。亲戚持酒贺父母,始知生女与男同。

“咳咳。”

剧烈的咳嗽使得床上熟睡的人痛苦的醒来。1

“咚——咚”

紧接着又是一连串的钟声,这钟声中蕴含特殊的灵力,足以让整个宗门大部分都地方的人都能够听得见。1

“为何如此之吵!”

钟声继续响着但就是这惯穿人耳的钟声使得在床上因为痛苦而醒来的少年感觉到了极其的不适。

这个声音已经许久不曾听讲过了,没想到现在听起来依然是那么的不入耳,少年只觉得吵闹无比。

少年就当是自己做了一个噩梦,毕竟他已经死了。

可是当这一个少年猛的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他自己与自己的想象不一样,他居然还活着,而眼前的景象,自己的心跳这一切都证明了自己居然还活着。

“可是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叶黎看着自己的手,眼前这一幅熟悉的景象,真实令人感到亲切,这张床,这熟悉的装饰,种种熟悉的场景正式告诉自己这里就是自己的虚竹峰。

然而自己的宗门万朝剑宗不是已经被灭了万年的自己的宗门吗,为何自己会出现在他的虚竹峰之中。

当叶黎好奇的打量着四周却感觉自己眼角是湿润的,当他用手去触碰——是泪水,为何自己会流泪。

“我这是怎么了!”叶黎试着擦拭眼角的泪水,不知道为什么,擦着擦着,发现这泪水根本止不住似是无穷无尽般,一道残像自他脑海一闪而过,他只似乎自己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人。

但是无论如何努力自己就是记不起来。

这个时候,在叶黎的脑海中闪过一道身影不过那人的模样却也相当的模糊,但是从身形上看,叶黎知道那是一个女子,虽然看不清楚样貌,但是看来确实是难得一见的惊艳女子。

“你究竟是谁?我感觉我们曾经见过,可我却想不起来了,你——叫何姓名。”叶黎触摸着那一片模糊的影子,却好像是摸到了雾气一样,散了又重聚。

随后不算宽敞的房间突然打开了一丝缝隙,随后只见一位少女仙气尘尘的般,手里端着汤药朝叶黎走了过来。

叶黎惊醒了过来一看见来人,这不是,不是……

此时的他惊讶得说不出来,刚才的那一丝念想似乎也被眼前的人儿给取代了。

叶黎久久没有回过神来,直到女子再喊了一句叶黎这才反应过来。

说是女子其实不妥,她的年龄不大,倒不如称少女来的巧妙些。

叶黎连忙从床上蹭了起来,错过少女,自己跑到半人高的镜子面前照了起来。

“尊上,您这是在干什么呢,快来喝药了。”少女说着把药放在了桌子上,随后便要去拉叶黎。

叶黎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微微一笑,没想到啊,自己居然回来了,天待不薄啊!

不过叶黎还是不确定性地问道:“烟儿今年是何年?”

“尊上,您怎么这个

原创文章,作者:青游记,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4000971100.com/qiongyougonglue/1148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