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低喘着在她体内撞击 攻将受锁在笼子里调教

他低喘着在她体内撞击 攻将受锁在笼子里调教插图1

?

地处长J中下游,有着80多万人口的南高市,是个县级市。这些年,城市里闹起了鼠患。

也不知这座靠近海边的城市,这几年是怎么啦?

是因为杀灭老鼠的一种鼠药,近些年得以了禁止生产销售,让鼠们大松了口气?

还是老鼠的天敌猫们,已然荣升进了宠物的阶层。吃有猫粮,养尊处优,认为劳神费力的以捕鼠为生的日子,是旧社会的事情了,从而背叛了自己的种群属性,已不再成为老鼠的天敌。

鼠们没了天敌,鼠门的猖獗,鼠门肆无忌惮的繁衍,便成了必然。

老鼠的肆虐,还不仅仅是与人争粮、传播疾病。它还有个要命的特点,必须时时的磨牙。否则,它的两颗门牙,就会刺破下唇。

磨牙的砥砺,它们选择的对象,就是人类居室的家具、电线电器电脑,以及建筑物。只要它们乐意,爱啃什么就会啃什么。能让人对它们恨成杀父仇人……

鼠患成灾之下,市Z府便一声号令,全民灭鼠。重举打一场人民战争的光荣传统。

可时代到底不同了,竞争激烈的社会生活,谁有多少闲暇去耗费在灭鼠上?仇在心里,恨在嘴上,却稀松在了行动上。

几次市府办公会后,终于一条卓有成效的举措——那还是一位已经离休的老干部,打电话进来的建议——提供了一条在当年大E进年代,就实行的灭鼠举措:Z府向老百姓收购老鼠尾巴。

有一条算一条,有10条算5双。各级Z府层层展开。一手清点老鼠尾巴,一手发放人M币,不打白条,嘎巴干脆。

这一招果然见效。开始时,各级政府的老鼠尾巴收购点上,简直到了人满为患的地步。不得不由J察。维持此秩序。

于是,男女老少各式人等,西装革履者有之,衣衫随便者不乏。提着大袋小兜的,拿细绳提两条鼠尾的,队伍能绵延几十米。

有关老鼠尾巴的失窃案,到派出所来报案的,也史无前例地多了起来。

李老汉半夜起床,打了5条老鼠尾巴,放在自家窗台上,一转眼却不见了。

张大妈这几天没去跳广场舞,打了8条老鼠尾巴,放在冰箱里,今早打算去换钱,打开冰箱,却杳无踪影了,而冰箱里的一只南J板鸭倒还在。

……

就在南高市这场,大打灭鼠人民战争,开展得如火如荼之际,有一天的上午,一位年轻的道士,走进了市Z府办公室,来到了办公室副主任,女强人张海英的办公室。

这位年轻的道士,头戴折角的道士帽,身穿一身灰色的道袍,一张俊朗的脸,看上去也就30出头的样子。

年轻道士一走进张副主任的办公室,就开门见山地对她说:

“贵市这些天来,这么大张旗鼓地开展灭鼠运动,牵扯了那么多的Z府和相关人员的精力,不免也太劳神费力了。我能在一天之内,把南高市区内的老鼠,全都消灭,几乎

原创文章,作者:青游记,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4000971100.com/qiongyougonglue/136984.html